足球投注app·万博app
您当前位置:连云政协 >> 委员艺苑 >> 诗歌散文 >> 浏览文章

雨夜游秦淮

2012-9-29 15:36:57 字体:

  ----文化艺术新闻界别  王婧

 

不止一次的去过南京,不止一次的游过秦淮,但是在下雨天的夜晚游览秦淮河,却是生平第一次。傍晚时分,天空下起毛毛细雨。临窗远眺,“状元楼”映入眼帘。一想到秦淮风光,心中不免荡起涟漪。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尽管想起的这句诗用在此时此景并不恰当,但我还是因此决定冒雨游秦淮。

细雨霏霏,想象着自己是戴望舒笔下的主人公,撑着伞,漫步在秦淮雨巷,原想静静地品味这意境,没曾想雨中的秦淮河畔,游人如织,喧嚣躁动,兴致顿时减半。于是,我就放弃心中原本的打算,漫无目的地跟着游人随意前行。两旁的商家小贩照旧兴致盎然地做着他们的生意,天气的阴晴丝毫消减不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。听着他们充满激情的吆喝声,我的兴致又回来了。我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脚,后悔没穿一双绣花鞋,又后悔自己撑的伞不是油纸伞。也许雨天本身就是让人心生遐想,浮想联翩吧!望着雨中的青砖黛瓦、望着伞外的雨滴淅沥、望着巷中的灯红酒绿,我的眼睛渐渐地模糊起来,我看到了一身湖蓝,风流倜傥的唐寅正在吟诗作对;我看到了深蓝披风,潇洒儒雅的侯朝宗正与香君抚琴赏月;我看到了博学多才,博古通今的吴敬梓正在提笔着书;我看到了清风瘦骨,一身正气的郑燮正在挥毫泼墨。咦?这人是谁?哦!大清第一才子纪昀纪大学士。他今晚怎么会来这儿?只见他微微一笑,弹了弹烟斗里的烟灰,转身回望。“江南贡院”四个大字映入眼帘。噢,看来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又要开考了。“明经取士,为国求贤,人才当义取”,想当初康熙帝的这句话让天下文人的心里激起多大的波澜呀。这正是一生期许飞翔变凤天,十载辛勤变化鱼龙地。想必这会儿,学子们正在挑灯夜读以赴明日的会试吧。

“楼台花颤,帘栊风抖,倚着雄姿英秀——今宵灯影红纱透,见惯司空也应羞。”这是昆曲《桃花扇》的唱词呀!在这繁华的闹市中,在这菲菲细雨里,谁还能独守着内心的沉静,优雅而从容地笑看尘世?我寻声探韵,过燕桥,驻绣楼,那委婉缠绵的声音正是从此处传来。我轻轻地推门而进,生怕惊扰了院内的主人。原来,此楼的主人便是“秦淮八艳”之一的李香君。二楼的窗纱透出点点光亮,难道此时香君与朝宗正饮着桃花酒,品着寒江晓泛图?我不忍破坏着气氛,所以终究没有上楼。我仔细的望着院中李香君的雕像,感慨万千。一个花样容,月样貌,感情专一,鄙视金钱的女子;一个秉傲骨,有烈性,深明大义,善辨忠奸的女子;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出淤泥而不染,具有高尚民族气节的女子,她似一株碧莲挺立在这五光十色的秦淮河中。在她的那个时代实属难能可贵,即便在当今这个年代亦值得深深敬仰。在这个相对安静的院内,我情不自禁地哼唱起了《香祭》,人如果真的有魂魄的话,希望我的心意香君能够心领神会。

夜已过半,景点要关门了,工作人员催我离开。我只好收回思绪,回到现实生活中来。外面的雨还在下,并且刮起了风,我又一次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前行,只不过这次是要找到来时的出口,不知不觉中回到了起点。我意犹未尽地回头凝望,在那云雾飘渺之中,秦淮河畔依旧繁华,也许乌衣巷口的那一缕斜阳,朱雀桥边的那一蓬衰草,还能隐隐道出当年的情景,可已物是人非,时过境迁了。看着岸边的垂柳被风吹起,看着河畔的桃花迎风摇曳,看着河心的轻舟随风飘荡,看着远处水天一色的景致,我突然想到了宋代词人赵师侠的《江南好》“天与水,水远与天连。天净水平寒月漾,水光月色两相兼。月映水中天。人与景,人景古难全。景若佳时心自快,心远乐处景应妍。休与俗人言。”

我真心希望,雨中秦淮风韵长存。

(编辑:张志坚)
上一篇:汲泉云龙涧
下一篇:江南江北菜花黄